慕子棠梨

【白魏】情感错乱(番外一)

家庭聚餐




“弟弟!”




“哥!”





“你一定是我弟弟!”




“你一定是我哥!”






“弟弟!”





“哥!”







白大神猛的一回神,将自己飞到天边的思绪堪堪拽了回来,勋外卖以为白大神的出神是紧张导致,于是本就不知所措的他更是打了逃跑的念头




“白白,要不我还是走吧,你进去吧。”




白大神侧过头看着拘谨的搓着手的勋外卖,在他鼻尖亲了一口,安慰道




“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过节,别害怕,我爸虽然不怎么样,我小妈还是很和善的。”





勋外卖听了白大神的称呼忍不住笑了笑,自从白大神在医院表明心意而后一系列追勋火葬场的行动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后,白大神就一直称魏护士为小妈,无论是在勋外卖面前还是在白首富魏护士面前,这让白首富一度满意魏护士一度恼羞成怒勋外卖一度好奇。不过这也确实证明了白大神二十多年混乱的情感终于在勋外卖的出现后捋顺了




白大神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嘲讽自己刚刚八点档狗血婆媳变兄弟的脑洞,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前几天他干出的混账事儿被一清二楚的白首富告诉了蒙在鼓里的魏护士,于是在魏护士一通愤怒加心疼勋外卖加替勋外卖委屈的结结巴巴的可爱控诉中,白大神咽回了本打算提出带勋外卖回家过元旦的请求,就坡下驴的成功在阖家团圆的节日里把白家准儿媳带回来给白家准婆婆看一看






勋外卖&魏护士:谁是儿媳/婆婆!!

白首富:呵呵,挺好挺好(喝茶)






门铃摁响,白大神右手攥着勋外卖的左手,等待着开门





开门的是意料之外的白首富,这让做好准备的白大神和勋外卖都一愣,勋外卖看着与白大神相似八九的脸结结巴巴的问了声好,白首富上下打量了一下勋外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进来吧”平淡的听不出情绪让勋外卖更加紧张,白大神却拍了拍勋外卖的侧腰表示这是他爸的常规表情,两人进屋后,便被清香的热气扑了个满面,被寒风吹的有些苍白的脸也渐渐回了血色







“回。。。。回来啦!”未见其人,白大神和勋外卖便听见了厨房传来的激动声音,这么多年魏护士一直在努力纠正自己的结巴,尽管白首富说小结巴很可爱,现在魏护士平静时已经能完整顺畅的说话,所以判断魏护士情绪如何只要听就可以了



白大神笑了笑,边扶着勋外卖换鞋,边回应了一句






“回来啦小妈。”



只听魏护士急促的从厨房走出,看见勋外卖两人还是不由得一齐愣了愣,白大神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他在门口的幻想,只觉得场景惊人的相似,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然而白大神的戏精小剧场并没有得以实现,魏护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连忙走过去拽过勋外卖的手把他往客厅带。今天医院正常上班,他回来连护士服都没有换就跑进厨房做饭,连白首富提议出去吃都没有听见,淡粉色的围裙衬得浅蓝护士服襟上一抹小粉格外显眼。








“我。。。我早就说让小白带你回来,这。。。这孩子。。。非得等到今天,不过也好,家里人。。。一起吃个。。。团圆饭。”魏护士拍了拍勋外卖的手,笑着带勋外卖坐在沙发上







“小。。。小白总跟我提起您,我也。。。我也很想见您。”紧张的情绪让勋外卖也变得结巴起来









“是啊小妈,我这不带着勋回来了嘛。”白大神笑着坐在白首富旁边的沙发上,父子俩默契十足的欣赏起眼前的可爱double







“什么小。。。小妈!我都懒得说你了,我做饭去了,你们坐着歇会吧。”魏护士放慢自己的说话速度,向勋外卖笑了一下,起身往厨房走








“叔。。。不对,哥。。。也不对,小爸,我和您一起去。”勋外卖有些焦急的喊到,魏护士回过头刚想劝阻,一旁的白首富先开了口




“那你就跟你小妈去吧。”语气故意在小妈两个字上加重,白大神忍着笑看着魏护士气的一跺脚,拉上勋外卖的手就往厨房走,还一边嘱咐着勋外卖





“别。。。别听你爸的!你就。。。就叫我小爸!别跟大神。。。那死孩子学!”






看着两个人进了厨房,白大神伸手拿起茶壶给白首富和自己倒了杯茶





“你小妈喜欢你这小男朋友。”听着白首富的话,白大神笑了笑







“我早就知道小妈肯定喜欢勋,他俩长得像,性格也一样,又温柔又善良。”白首富赞同的点了点头






“瞅这家干净的,我小妈越来越有贤妻良母样儿了。”还没等白大神和白首富相视一笑,只听厨房传来一阵怒吼





“听。。。听得见!太大声了!我是。。。是个爷们儿!”













过了没多久,魏护士和勋外卖从厨房走了出来







“晚饭一会就好,我上去换件衣服。”白首富一听起身便要跟上去,白大神也拍了拍沙发示意勋外卖坐在他旁边





“不用,我让勋陪我上楼。”白家两父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上了楼,过了一会白大神猛的回头看向白首富





“他俩关系都这么好了么?”





白首富脸有点黑,低沉的开口道






“你小妈有什么事都是叫我陪着的,你最好看好你男朋友。”白大神瘫回沙发上






“你才要看好你老婆才对!”












上了楼后,魏护士把勋外卖带到衣帽间,冲他神秘一笑






“想不想玩一个游戏?”











过了没多久,魏护士和勋外卖一前一后的走了下来,魏护士换了一件米白色的毛衣,两个人分别坐在了白首富和白大神的身边,魏护士拿起水杯喝了点水,勋外卖拿了个橘子慢慢剥着







“大勋/小妈,你俩这是玩什么呢?”白首富和白大神同时朝着身边人开口,被注视的两个人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停住了动作,良久,“勋外卖”放下橘子嚷道







“真没劲!怎么。。。怎么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明明他和勋外卖发型都弄成了一样,怎么立刻就被识破了





“魏护士”吐了吐舌头,站起来和“勋外卖”换了个位置,白首富握着魏护士的手,笑着看着魏护士说





“我和你在一起多少年了,还能认错?”






白大神搂过勋外卖的腰,小声在勋外卖耳边调笑道






“我都睡过你多少次了,还能认错?”







恭喜白家父子成功收获了两个脸红小甜豆,其实两个人心里也在想







看着好像希望分辨不出,但是要是真要认不出估计就当场恼羞成怒了吧
















晚餐很丰富,四个人在柔和的灯光下举杯共同期待新的一年的到来,白大神和白首富侧脸看着身边的爱人,勋外卖和魏护士感应到了般也侧过了脸,两对伴侣在新年钟声敲响之际进行了跨越新旧两年的亲吻








感谢你,在我身边




















一份迟来的元旦贺礼

日常流水账叨叨叨


希望新的一年两位老师快快乐乐健健康康事业有成戏约不断



希望新的一年各位喜欢两位老师的小可爱都能够心想事成平安喜乐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喜欢我哦✧*。٩(ˊωˋ*)و✧*。




同款滤镜

亭好
开勋
2019

【白魏】天水之青(1)

顾南衣✘长崎

ooc都是我的,两位老师全是美好











顾南衣眨了眨眼,茫然的看着山洞顶,太阳穴传来一阵刺痛让他眼前黑了黑

他的记忆中断于被蒙面人逼落悬崖,在极速下坠中凌冽的风几乎要割破他的脸,他也是在那时昏迷,醒来便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嘶”

太阳穴一阵强过一阵的刺痛让顾南衣闷哼了一声,正打算起身查看,却被炸在耳边的一声惊呼吓了一跳

“你醒了!太好了!”直到声音传到耳边顾南衣才发现原来床边一直趴着一个人,而他居然没有意识到。多年习武的条件反射让顾南衣不顾身上的伤痛一把掐住了床边人的脖子,逐渐使力



“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儿?和我同行的人呢?你们把她怎么了?”一连串的审问并没有得到及时的回答,眼前人脸涨得通红,显然是发不出一点声响去回应顾南衣的诘问,白嫩纤长的手指也因为拼命掰着顾南衣掐在脖子上的手而发白。

顾南衣见眼前人不过十六七的年岁,应该与前来追杀自己与凤知微的刺客不是一伙,便松开了掐在人脖颈上的手,整个人因过度使力粗粗的喘着气

“咳咳咳。。。。咳咳咳”险些被掐死的少年人惊慌不已,一边捂着被掐的几乎青紫的脖子一边退到离顾南衣很远的山洞一角,整个人拼命地想把自己缩成一团,一边又可怜兮兮的咳嗽着,像极了被主人踢了一脚呜咽的小狗崽


两个人僵持了好一会,少年人才终于喘上了气,一刻也不停的控诉顾南衣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我好心救你一命!你醒了就要掐死我!难怪哥哥说凡人没一个好东西。”最后一句话在少年人嘴边偷偷溜过,是和前面的大声责怪全然不同的小声呢喃

顾南衣面无表情的听着少年的责问,当然最后一句也没逃了他的耳朵,他只是懒得询问,他现在一心只想知道凤知微的下落,而现在看来,最有可能知道的就是眼前的人了


“当时你有没有看到和我同行的人?”顾南衣哑着嗓子询问,缩在角落里的少年被顾南衣突然的发声吓得一抖,看来是真被顾南衣一醒便冲天的冷漠与杀气吓到了。顾南衣心下闪过一丝不忍,毕竟此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的举动实在不妥,但对凤知微的担心很快盖过了愧疚,况且眼前人是敌是友尚未可知

少年人依旧缩在角落里不肯挪动半分,对顾南衣的询问倒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我也不清楚,当时我也只是看到你掉落悬崖快要摔死了,才冲过去托住了你,等我带着你飞到山顶时,有一群黑衣人看到我急急忙忙的跑了,他们中间好像有一个束着发没有蒙面的人,我记得他们应该是朝着西南方向跑了。但是当时你一直在呕血,而且我又不方便跟着他们,就先把你带回来了。”

少年人诚实的回答了顾南衣的问题,一双眼睛亮亮的,直直的看着顾南衣

西南方向?顾南衣心下一惊,凤知微恐是被湖国的人劫走了,湖国自多年前与天盛国交战战败后,一直都是天盛国的附属国,年年都要进贡朝拜,这次劫持凤知微,很大可能是要将她交于天盛国好讨个甜头。

绝对不能让凤知微被带回天盛国,这是顾南衣心中唯一的想法,他猛然起身想要离开,刚一站起却感到一阵眩晕,眼前一黑便要向后倒去。刚刚还缩在角落里不肯接近顾南衣一步的少年见此状一个箭步冲上去,堪堪扶住了顾南衣摇摇晃晃的身子,再把他强硬的塞回了床上。给顾南衣盖好了被子后,少年气鼓鼓的嘟起了脸颊



“你这人怎么回事?你全身上下一块好地方都没了,差点就死翘翘了,我几天几夜的没睡觉给你疗伤,你一醒来不仅要掐死我,还自不量力的就想往外跑,你不要命了?!”少年越说越气,脸颊涨得通红,顾南衣看着生气的少年,心下一软,他还是第一次在别人身上看到对自己不加掩饰的关心,一句对不起便脱口而出





少年依旧瞪着顾南衣,却在三秒内破了功,哼哼了两声算是接受了顾南衣的道歉



“这里是何处?你又是何人?”



“这儿是我家,这座山叫中灵山,离着湖国、南国、天盛国都远得很,没有那些凡人之国的叨扰,清净的很,是受我哥哥庇佑的一处洞天福地。”少年美滋滋的介绍着自己的家,提到自己哥哥时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至于我,我哥哥说我叫长崎,但是在外人面前要说我叫大勋。”大勋傻乎乎的说着,一点都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他就在顾南衣这个外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真名,顾南衣只觉眼前人傻得有些可爱,不由得露出一个浅笑,一旁的大勋看到顾南衣终于展露笑颜,也开心的嘿嘿笑着,嘴角旋出的梨涡盛蜜似的甜,眼睛亮亮的看着顾南衣,眼中的喜欢几乎要溢了出来





“你长得真好看,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人。”

少年直白的表达让淡漠如顾南衣都不免轻咳了一声,随后他便恢复了平静如水的模样,继续套着眼前人的话





“你刚说你托住了掉落悬崖的我,你到底是什么人?”这是顾南衣很大的疑惑之处


只见名为大勋的少年似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嘿嘿了两声,才开口道




“我是一只麻雀精”




顾南衣皱了皱眉头,如今乱世,民间对于山中精怪的传闻数不胜数,最为人乐道的当属二十年前南国出了只凤凰的传说,绕是二十多年来生活在血浮屠那样一个不与外界相通之处的顾南衣也知道一二。不过民间传闻中的精怪大如龙凤这般灵性神秘,小的也是些虎豹之怪,一只麻雀哪有那么大的灵性和修为能够修炼成精



见顾南衣不信,大勋着急起身,像是守卫尊严般说到




“你不要不信!我真的是妖怪!不信我变给你看!”






于是顾南衣眼看着眼前纤瘦高挑的少年在一股浓烟中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圆滚滚的、羽毛蓬松的。。。。。麻雀



顾南衣眼角微微抽动,开口道


“你可以变得小一点么?你的羽毛糊住我的脸了”











【白魏】祖宗

看了巨A铁兔的动图激情产文,今天又是被山老师A到的一天




ooc都是我的,两位老师全是美好












白敬亭此人,响当当的怀柔小爷,一口京腔加上那低音炮,那是能苏的粉丝腿软。别看这人刚出道那会儿白白净净腼腆的外人面前不愿多说一句话,这两年发展下来倒是越来越展露本性了,铁一撸脸一冷,活脱脱就是一A。不对,咱这个世界观咱不论这个,总之就是,虽然仍有粉丝看着他纤瘦的背影喊奶兔亭,但是箱子一拎,那臂上的青筋任谁都得承认白敬亭的爷们儿。









不过吧,这白敬亭,还真有一缺点,就是保护欲忒强,他的人那不仅动作上护着,口头上也是满满的偏爱。






你觉得他不会说甜言蜜语,整个儿就一钢铁直男来不了那软的?别说,还真是,他呀,情啊爱啊的,真说不出口。可您要是真细咂摸,又觉得被他护着的人就是最幸福的。






挺久远一次了,还是拍二十四小时的时候,刚收了工,天都擦黑了,一行人被助理摄影围着往酒店走。也不知道魏大勋怎么突然横着手机玩儿起了游戏,一路走在白敬亭旁边连头都不抬一下,白敬亭也没说什么,背着手一直看着前方走,也没多关注魏大勋。直到一行人要下台阶,跟在后面的助理见魏大勋还是没抬头看,就想着上去提醒一下。结果脚还没挪地方呢,就见一直沉默走在魏大勋旁边的白敬亭直接伸手轻握住魏大勋的胳膊肘,一直看前方的视线收了回来,落在魏大勋脚边,只看着人两只脚踏实落地了才收回了手。这个过程中魏大勋始终没有抬头,一直专注着手机上的游戏,就任由白敬亭领着他下台阶。






身后的助理有点震惊,不仅是因为无微不至的保护和绝对的信任,还有那句在下台阶时飘出来的一句






“祖宗,看着点路。”



















都是我意淫出来的,就是感觉sls要是叫hls小祖宗会很带感





sls太A啦!!怀柔铁兔诚不欺我






激情短打,真的好少


【白魏】情感错乱

白首富✘魏护士

白大神✘勋外卖



白首富、勋外卖有年轻改动,勋外卖私设没有坐过牢













白大神不喜欢魏护士,从五年前他来到白家时白大神就不喜欢他。





五年前四十岁的白首富生了一场大病,吓坏了全公司上下,大家集体劝说出院的白首富在家修养一段时间。于是白首富迎来了他的私人护士,一个头发微卷笑容甜甜的大男孩。白大神看的出来白首富喜欢这个护士,他眼中的温柔甚至很少给予尚且年幼的白大神。这让白大神嫉妒,十三岁的少年仍渴望着父亲的全部关注与喜爱。





所以当魏护士伸手想要揉一揉白大神的头时,他躲开了,转身上了楼。








白大神不喜欢魏护士,他讨厌魏护士自来熟的性格,他总是理所当然的呵护和照料着白大神,即使他的工作只是护理白首富。白大神厌恶的发现自己很贪恋魏护士身上的温暖,他做的菜比保姆做的更香更热,他晚上摸黑进屋给白大神掖被子时身上的香气甚至能存留到第二天早上。









白大神不喜欢魏护士,尤其不喜欢魏护士和白首富在一起。他能从餐桌旁看到白首富故意抚摸魏护士放饭碗的手,他能从客厅里看到花园中魏护士给白首富一个轻柔的吻,他能从书房门缝中看到白首富一把把魏护士捞进怀里坐在他的腿上,这些时候魏护士的脸都是红红的。白大神发现自己喜欢魏护士的脸红,这让他忍不住想要亲吻魏护士脸颊的冲动。








白大神喜欢魏护士。他一直以来不喜欢的只是魏护士不属于他,属于他的父亲。





年轻的白家儿子知道自己没资格和父亲争,他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父亲给的,所以白大神十八年来主动向白首富提出要自己开公司。白首富深深的看了白大神一眼,点了点头。







两年过去了,白大神几乎没有一天拥有超过五个小时的睡眠,终于他的公司有了起色。这两年他很少回白家,即使魏护士每个节日都会打电话问候,白大神也狠下了心,他疯狂想念魏护士,但是他还是咬着牙挂断了魏护士欲言又止的电话。他需要变得更好,超越他的父亲,只有那时他才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人。








思念成疾,白大神感觉自己看谁都像是魏护士。不对,白大神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玻璃窗外那个笑着说什么的外卖小哥居然和魏护士有了个九成的相像。白大神瞬间精神了起来,打通了秘书的电话。








白大神特地戴上了搁置许久的眼镜只为将来人看个清楚,勋外卖和魏护士虽像,但身上的气质却大有不同。






不过这没关系,白大神勾了勾嘴角






“老人家最近身体怎么样?”






满意的看到勋外卖身子一僵,白大神继续说道






“老人的病是最拖不得的,我可以一次性付清医疗费,而且会额外给你。”







“现在,把裤子脱了。”













怀里搂着熟睡的人,看着和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九成像的脸,白大神不禁回想着刚刚身下人的神态






如果要是他,会不会也叫的那么好听?













白大神想只要自己的公司足够强大,他立马去追求魏护士,而勋外卖不过是打发思念时光和宣泄欲望的方法罢了。所以他们的第一次亲吻也是白大神主动的,当看着眼前人因激烈的性★事而大口喝水后湿润的薄唇,白大神一瞬间有了亲吻的冲动,他也这么做了







我只是想知道小护士吻起来什么味道而已,白大神想着,扣着勋外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的第一次一起做饭,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在白大神的公寓里过夜,都让白大神越来越沉迷,只不过他始终把这种快乐与满足归结为即将与魏护士一起做这些事情的期待。











日子越过越长,可是白大神钱包里那张偷拍的照片依旧在。勋外卖看见了,他没问什么,看见那张与自己很像的脸他就明白了所有事。白大神抱着胳膊看着勋外卖一言不发的收拾着公寓里属于他的一点一滴,直到整个屋子马上就要恢复成勋外卖没在时的样子,白大神终于开口。







他自以为坦白了一切,关于对魏护士的爱恋,关于寄托的情感,勋外卖依旧沉默的听完了白大神有些焦躁的发言,转身提走了箱子,只留下了唯一一滴从左眼流出的眼泪和空旷房间中站立的白大神。










白大神任由自己瘫倒在沙发上,忽然想起自己已经一年多没回过白家。









白大神终于还是回到了那个别墅,他对欣喜的来帮他拎行李的魏护士笑了笑,说了句很累便上楼睡了一天一夜。睡饱后白大神看着屋外被魏护士精心照料的花园,下定了决心。







他一定要让小护士喜欢自己












魏护士最近觉得很奇怪,几年不回家的小白不仅破天荒的回家住了很久,而且貌似很喜欢黏着自己。他当然是高兴的,他一直都很喜爱这个可爱的孩子,哪怕他和自己差不了几岁 ,即使他已经是个独当一面的成年人,魏护士依然乐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小儿子。但是他的这个便宜孩子回了家以后就怪怪的








“白白,你。。。你的三分熟。小白,这是。。。。是你的煎。。。煎火腿。”





“怎么我爸就是白白而我就是小白呢?小护士,你也叫我一声白白听听呗。”





“啊。。。。。啊?”魏护士举着煎锅吃惊的看着白大神,露出了一个带着梨涡的微笑






“这不是。。。。不是好区分嘛,你要是喜。。。。喜欢,我也叫你。。。”话还没说完,白首富便沉着脸打断






“怎么跟你妈说话呢?”魏护士拿胳膊肘轻怼了白首富一下,嗔怪道






“谁。。。谁是妈?我。。。我一个爷 。。 爷们,怎么。。。。怎么就是妈了?”白首富轻笑了一声,温柔的看着魏护士





“你是我的人,可不就是这小子的小后妈么?”






魏护士翻了个白眼,懒得理间歇性抽风不正经的白首富,却见白大神并没有理会他俩的玩闹,只是走神一般的盯着魏护士的脸看,似是透过魏护士看到什么人一样。魏护士有些担忧的坐到白大神旁边






“小白,你。。。你最近怎么了?没。。。没休息好么?以后。。。我给你。。。晚上热牛奶吧。”白大神笑了笑





“我没事儿,多睡会儿就好了。”





白首富拿着晨报,透过金丝眼镜看了看白大神,知道什么一般笑了笑,后又将目光收回到报纸上。







白大神住在白宅这些天,魏护士总是很担心,白大神依旧每天黏着自己,可是他总是出神,甚至有时连自己都没注意到。他每天都会找机会和魏护士待在一起做一些家务琐事,可是有几次魏护士模糊的听到白大神嗫嚅的名字好像不是小护士,可是很快白大神便收了声,依旧灿烂的对魏护士笑着。








魏护士把自己多日以来的担心告诉了白首富,白首富把玩着魏护士骨节分明的手思考了良久,凑到魏护士耳边说了些什么。









白大神坐在床上看书,思绪却飞到了刚刚放下不久的手机上,助理告诉他勋外卖爷爷病重,这两天勋外卖不眠不休的守在医院。白大神很想去看看,但他无法给这样的冲动找个正当理由,便一心想要甩掉脑中的念头。正当他纠结万分时,房门被推开了。







魏护士满脸泪水的走了进来,一言不发的坐在了白大神的床上。白大神见魏护士这般模样,忙直起了身,询问发生了什么







魏护士抬起头看着白大神,眼中的委屈满的快要溢出






“小。。。小白,你带我走吧,你爸爸。。。你爸爸有了新欢,不。。。不会再要我了。。。”





白大神一脸懵的看着哭诉白首富罪行的魏护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有一天居然会抛弃魏护士




还没有消化好这爆炸的消息,魏护士便扑进了白大神的怀中,白大神搂着软热的身子,第一反应却是勋外卖抱着好像没有这么软。脑子一团乱时,魏护士抬起了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白大神,两人的脸离得很近。





“小白。。。。你喜欢我么?”






白大神觉得自己应该第一时间就大喊出肯定答案,可是话到嘴边,他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看着魏护士的脸,脑子里只有那个总是挂着笑容的小外卖







勋外卖和魏护士很多地方都是不像的

魏护士被白首富养的白白软软,抱着很舒服,而勋外卖抱着有点硌人,在一起一年多都没能把他养胖一点。魏护士身上总是有一股属于小孩子的奶味,让他闻起来很温暖,勋外卖则因四处奔走送外卖而有一股寒冷的味道,让白大神每次都忍不住把他抱的更紧一点,希望他能暖一些。魏护士是温柔而坚定的,勋外卖可以为了钱把自己卖给白大神,可是除了医药费从未要过白大神一分钱。魏护士在温室里长成了温柔天真的模样,勋外卖在寒风苦雨中依旧乐观。










白大神明白了,他之所以愿意和勋外卖度过自己很多个第一次,不是因为魏护士,而是因为他爱着勋外卖抱着,不是因为勋外卖长得像魏护士,而是因为勋外卖就是勋外卖。







“小。。。小白”魏护士的呼唤让白大神回过了神,他早已松开了搂着魏护士的手






“你。。。你对我。。。。只是亲情,不要。。。不要错过你真正爱的人。”白大神如梦初醒般跳下了床,跑出了房间。








跑到病房门口,白大神透过玻璃窗看到趴在病床前睡着的勋外卖,忽然间觉得自己错位多年的情感,终于在这一刻,或是在他没意识到的相遇那一刻,归了正位。
























接下来就是白儿子漫漫追妻路,白老子怀抱软糯小护士人生赢家看好戏模式了






白首富:妄图和我抢老婆的,儿子也不行!(。・`ω´・)






















何老师也未免太粉头了


小白在巨恋里cue到大勋,何老师说我要告诉他


后面还有一句我要告状


emmmm。。。告状。。。。


大勋也不是小白的长辈,背后说坏话(没有啦就是思念成疾总想cue(也不是!))怎么能扯到告状呢


像不像兄弟们聚会一个人说我老婆在家都怕我的


然后大家起哄“我要去告诉嫂子!我要去告状!”


就emmmmm。。。。十分real


听了好多遍了

我觉得花说的不是拿上来顶我

而是拿这玩♂意儿顶我


好的,骚不过骚不过

【白魏】言传身教

七夕车队里写的一篇文


一并放出来了



https://m.weibo.cn/6863977276/4310293523595281


【白魏】不如生孩子(番外)

补档一篇老文


https://m.weibo.cn/6863977276/4310284631808579


【白魏】深渊(下)

深渊(下)补档


答应你们的一定会做到



虽然迟了这么久(你还好意思说)




https://m.weibo.cn/6863977276/4310282606426552